圈圈叉叉

stand by me

【星鬼】Burglar 上

*时间线混乱

*基于事实的不合理、非理性脑补

*我爱他们

*sleepless then good night.

*why so serious?




朱星杰二十三岁的夏天,和过去一样,写歌,抓住任何机会参加各种综艺,也和过去一样,依旧是娱乐圈的沧海一粟。

某一个熬夜写歌的凌晨,他收到朋友发来的消息,说一个关于hip-hop的选秀节目正在海选,问他要不要参加。

他没有考虑什么,虽然总是失望,但是他还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

师父警告他要做好心理准备,很多underground都会去参加,他根本不够他们打。

他无所谓,他现在想要做的不过是写歌,然后得到更多的镜头。开演唱会的梦想实在太飘渺了,而他已经长大太多了。


然而世界总是能够让他更加失望。

这个选秀节目让更多的人认识了他,让更多的人喜欢上了他,也让更多的人讨厌了他。

之后他可以在其他节目里说什么没有冲突大家不会看、像电影一样要有戏剧性之类的话,但就那个选秀节目播出后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嘲讽还是让他感到胃部抽痛。

然而他有什么办法?娱乐圈里没名气约等于没人权,不红的人只能做牺牲品。

idol又如何?underground既然走到地上,不就做好了被idol化的觉悟吗?有什么资格嘲讽他呢?Fuck。


唯一使朱星杰感到幸运的是遇到了王琳凯。

一个十八岁的小孩,很可爱。小孩“杰哥”“杰哥”地叫他,声音又脆又甜,让他心生欢喜。

当然,小孩并不知道他的欢喜。十八岁的小孩而已,知道什么。

小孩自称小鬼,也皮得像小鬼,十八岁,笑容里似乎都带着通透的阳光。

他有自知之明,他已经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三年有余,遇见过许多腌臜事,也被拉去参加过undergroud的聚会,深处闪烁的霓虹灯与弥漫的烟雾中。幸好他也算读了十二年书,不会这么轻易地走向歧途。但是经历过的事情都会留下痕迹,以至于他常常觉得自己会带坏小孩。

可是他忘了,小孩也不是什么纯情的乖宝宝。


小孩比他小五岁,然而在音乐方面两人却颇有共鸣。夸张一些说,近似soulmate的程度。

soulmate和别的人总是不同的,他也和sing合作过几首歌,两人也是好兄弟了,可还是差一点点感觉。

小孩是他活到二十四岁与他最合拍的人。

小孩叫他哥,他也乐意做哥,或许是独生子女的兄弟情结在作祟吧。所以教小孩写歌也好,变魔术逗小孩也罢,他都觉得是应该的,并在这之中获得了许多满足感。

谁让小孩叫他哥呢?

可是他忘了,叫他哥的不止王琳凯一个。


他在微博看到一组图,分享给小孩,小孩看了后把最后一张设成了网易云音乐的头像。

他看着那组图,想了想,把倒数第三张设为自己的网易云音乐的头像。

You are My loverboy。

他只是想表达他对小孩的喜欢而已。

他有一些想笑,网上不是说直男gay起来怎么怎么样吗?

然而他并不想换。

坦荡荡。who care?


某次录完节目,他匆匆一个人进了医院。

胃出血,他自认为不算严重。

躺在病床上,邻床的呼噜声,隔壁的笑闹声,以及更远的哭喊声,混乱地挤进他耳朵。

北京的热,胃部的疼痛,他有些想念重庆。

他拿出手机,发了条朋友圈。

重庆山好水好火锅好,他来北京做什么?可是人是反复的,他的这种念头像春雪遇朝阳一样,迅速消融,只留下让人惆怅的泥泞。

而他将继续踩着这泥泞前行。

北京哪都不好,但是他别无选择。

他把那条朋友圈删了。

小孩给他发了条语音,问他在哪,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人影了。

他回说回租屋有点事。


后来小孩知道他进医院之后,脸被惊得比他还白,让他心里软得塌了一块。

--操!杰哥,以后出事要跟我说啊!

--好好好。

语气是他不常有的宠溺纵容。

小孩,AKA-imp小鬼,王琳凯,他的兄弟,他的homie,他的soulmate。

人生难得一知己,他多幸运。


朱星杰常常觉得娱乐圈像个江湖,很多事情身不由己。看起来星光熠熠的各类明星,实际上被资本操控着,都只是供人赏玩、唾骂的偶人。

被导师夸,演唱了广告曲,看起来一帆风顺的小孩终究逃不过被黑的命运,原因还是太年轻,涉世不深好骗得很。

小孩跑来他租屋,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给父母打电话,月租一千多的房子小得很,通话内容他在阳台听得一清二楚。

他点了一支烟,听小孩在恰当的时候应一两声,短促的语气词不带任何感情,少年人想要以这种方式让父母安心。

通话持续了半个小时,最后以“您和妈妈也要注意身体”结束。

热出一身汗的他看着楼下狭窄黑暗的巷道,将第四支烟按进种着半死不活的芦荟的花盆,带着一身烟味走了出去。

当然他一支也没抽,他还想活久一些,唱久一些。

听到他的脚步声,小孩抹了一把脸从沙发上坐起来,笑着对他说:“杰哥我们去吃海底捞吧!”

笑容像雨后的阳光。

他答应了之后小孩立刻预约了包厢,发微信叫了几个朋友,然后拉着他打的去了最近的海底捞。


火锅真是重庆人民智慧的结晶。

朱星杰隔着袅袅的蒸汽看着小孩和朋友笑、玩闹,看着小孩被辣出一身汗,呛出几滴泪,看着小孩成长。


小孩家教颇严,几听啤酒下肚便两颊发红眼神散漫。他让小孩的朋友继续玩,自己带着小孩走了。

是夜,但依旧吵闹,小孩比他矮两厘米,头靠在他肩上,脏辫蹭着他的脖子,有点痒。

他搀着小孩走到路口打的,上了车之后小孩整个瘫在他身上。

跟司机报了地点之后,他看着窗外发呆,手轻轻抚着小孩的背,隔这一层薄薄的布料摸到了小孩凸起的肩胛骨,心里泛起奇异的波澜。

小孩今年十八岁,身高178,体重110,但是没关系,他还在成长。


朱星杰被淘汰那天一个人回了租屋,点开网易云音乐随便播放了一个歌单,坐在沙发上开始发呆。

他闭上眼睛。

他应该满意的,银行卡的数字到了五位数,微博的粉丝多了几千刚,网易云账号也多了几百个关注。

被更多人看到听到了,还想要怎么样呢?

他想起他们夭折的Mr.BIO。

他承认潘玮珀说的没有错,他太想证明自己了,证明自己是对的,证明自己是有能力的。

他在逼仄的黑暗中无声地流泪。

满嘴苦涩。


他又回到了果然天空的练习室中,继续没有目的的练习。他感到疲惫,但其实还好。

小孩资源不错,十天里八天不见人,一出现就跑来找他freestyle,“杰哥”“杰哥”的聒噪得像只青蛙。

他看着似乎永远朝气蓬勃的小孩,想了好久,最后向他提出一起做首歌的邀请,小孩听到忙不迭地应了,眼睛在霎那间落进了星子。

开心啥呢?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他们近似soulmate,一起创作的感觉非常契合,灵感的因子充斥着每一寸空气。

和小孩一起他也多了几分孩子气,写了一首欢脱的歌,填了一段“中二”感十足的词,与他以往的风格大相径庭。

周彦辰说他看起来好多了。

他想他之前的状态真的很糟糕吗?他点开mac里的一个文件夹,听了听前段时间写的歌--确实很糟糕。

不过无所谓了,当下他感到很开心。

享乐至上。

他在歌里表达。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这句鸡汤他总是嗤之以鼻:准备的人那么多,机会那么少,傻子才相信。

然而当经纪人跟他介绍那档节目时,他产生了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他还可以去试试,他还可以去尝试相信“越努力,越幸运”。

最后公司觉得让他、小孩、周彦辰以及张晏恺一起去参加。

四人聚在一起跳舞、写rap,有目的的忙碌着。

周锐发微信跟他说他也会去参加,让他做好迎接的准备,还加了几个大笑的表情。

他回说等着你。


2017年的圣诞,火起来不久的嘻哈凉了。

朱星杰看到消息的时候没有多大感觉,只是在心里面想那些想趁此机会好好捞一笔的rapper可能要diss死那个人了。

他自认为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小孩……

他问经纪人,一直留着脏辫的话小孩能出道吗?经纪人沉默了一下,说:不知道。

大概是不能了。

他想。


某天录完短片,他问小孩想不想换个发型。

小孩低头玩着手机,黑色外套下面什么都没穿,漫不经心地回答他说有点想,现在太长了,想去接短点的。

然后反问他接点什么颜色的好。

他想了想,说紫色吧。

不久之后小孩的脏辫短了一些,还掺着几根紫色的。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