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圈叉叉

stand by me

【沃尼】See you again(已完)

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
And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沃里克,你不再待一会儿么?”体态丰腴柔软的女人趴在床上,媚眼如丝地撒着娇。
沃里克穿上有些陈旧的黑衬衫,认真地扣着扣子对他的客人说:“谢谢夫人的挽留,不过我不回去的话我的搭档可要饿肚子了。”
“诶……沃里克真温柔,还会做饭啊……”
“夫人谬赞了。”应召牛郎朝他的顾客笑了笑,风流而帅气,“再见,希望能再次为您服务。”
天阴沉沉的,要下雨了。
“真是的尼克酱要好好感谢我啊!特地抛弃温柔乡回去给你做饭我真是太仗义了!”沃里克碎碎念着往便利屋快步走去。
没一会,几滴雨水砸到他身上。
“可恶啊这什么破天气!”他咒骂了几句,跑了起来。
雨铺天盖地地下着。
便利屋开着灯,暖暖的一盏。
“尼克酱,爱丽酱~我回来了!”
爱丽克斯坐在沙发上,猛地抬起头看着他。
“噫……真有点冷……”沃里克搓了搓手臂。
爱丽克斯担忧地看着他,说道:“去洗个澡吧……别感冒了……”
“是!”他嬉皮笑脸地应道,拿起桌上的烟点了一根,“尼克,你的衬衫湿透了哟~”他看向窗边,尼古拉斯站在那看书。
「蠢货!」尼古拉斯对他打手语,不耐烦至极,「快滚去换衣服!」身后是透明的雨幕。
“尼克酱果然一点也不可爱!是不是啊,爱丽酱~”香烟的烟雾在弥散。
“啊嗯……”爱丽克斯含糊地应了一声,眼神躲闪。
“爱丽酱真敷衍啊……”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他叼着烟怏怏不乐地走进浴室。
爱丽克斯看向窗边,垂下头,眼睫不安地颤着。
思索片刻,她拨通了电话。
“喂,你好,是妮娜啊……我是爱丽克斯,请把电话给泰奥医生,我有事……”
妮娜的声音传来,带着电波的沙哑:“……是沃里克的事吗?”
爱丽克斯看向窗边,咽了口唾沫,说道:“是的……”
“我知道了。”
……
“嗯~热水澡真是舒服啊!”沃里克从浴室走出来,发出夸张的赞叹,“尼克酱快去体验体验,我已经放好热水了哦~”
「啰嗦!你真八婆!」尼古拉斯打着手语。
“尼克酱真是的,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沃里克看着尼古拉斯放下书拿起衣物走进浴室后才收回视线,“啊,要做晚餐了!爱丽酱想吃什么?”
“随便什么都可以……沃里克!”爱丽克斯悄悄握紧拳头,“那个……泰奥医生刚才来电话……让你明天……去他那一趟……”
“啊啊,知道了。”沃里克漫不经心地回答着点了一支烟,“爱丽酱过来帮我吧,尼克那家伙,从小都是笨手笨脚的只会添乱……”他笑着走进厨房。
爱丽克斯看着他,慢半拍地跟上去,漂亮的蓝眼睛映着窗外潺潺的雨。

第二天,沃里克难得地早起了,一番修整后出了门。
爱丽克斯看着他的背影,攥紧了裙摆。
尼古拉斯与他并肩而行。
浓雾弥漫的街道,他哼着歌叼着烟,习惯性地拐进小巷。
沃里克停下脚步,看向身侧的尼古拉斯,说:“尼克酱,你怎么又穿我的衬衫啊!”
「你不也是。」尼古拉斯一脸嫌弃地打着手语。
“是哦……”他靠着潮湿的墙,看起来憔悴而颓败。
「怎么这副败狗样?」
“是不是很难看?”沃里克苦笑。
尼古拉斯赞同地点头:「你的客人看到的话不会再叫你了。」
“不不不,尼克酱你太不懂女人啦,她们看到只会心疼我……只有尼克酱才会嫌弃我啊……”沃里克故作忧伤地说。
「走了,泰奥医生耐性并不好。」
“是是~”沃里克吐了一口烟,迈开长腿哼着歌往前走去。
可惜尼古拉斯听不见也看不出。

We're come a long way from where we began.
Oh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When I see you again.

走到泰奥医生的诊所时街道上的雾已经散了,天空却还是阴沉的一片。
沃里克礼貌性地敲敲门,叼着烟看起来像个无赖:“医生,我们来了~”
泰奥打开门,打量着他,说:“进来吧。”
沃里克走进去坐在病床上,拿出烟。
“禁止吸烟!”妮娜及时地阻止了他,稚嫩的脸蛋嘟起的腮帮子,很可爱。
难怪尼克会喜欢啊。
沃里克收起烟,伸手揉了揉妮娜的头,说:“对不起啊,不小心忘了。”
妮娜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原谅你了。”
“小家伙真可爱~”
泰奥走进来,说:“妮娜,去门外等着。”
“可是……”沃里克看看沃里克,又看看泰奥,垂下头,“好吧……”
妮娜走后,沃里克点了一支烟。
“这样下去不行,我记得你可不是懦弱的人。”泰奥站在一旁看着他,镜片后的目光很是锐利。
“知道啊……尼克,要不要来一根?”
尼古拉斯看了他一眼:「滚一边去,烟鬼。」
泰奥推了推眼镜,严肃地说:“你吓坏她们了。”
“没关系,她们没那么胆小。是不是啊?尼克。爱丽酱还会用枪呢~”
尼古拉斯赞同地点点头。
沃里克起身,拍拍泰奥的肩膀,灿烂地笑着说:“放心啦,医生。”
泰奥看着他蓝色的眼睛。
走出门诊,妮娜站在门外。
“拜拜咯,妮娜酱~”
妮娜愣愣地看着他,那没有一丝阴霾的笑容,令人很安心。
应该没问题了吧……
她想。
转身走进诊所,顿时炸毛了:“沃里克!!你怎么又在诊所里抽烟!!?”
远远地传来男人的声音:“别生气嘛,下次一定会忍住的~”
毫无诚意。
妮娜气呼呼地打开窗户通风,沃里克已经走远。

小巷里,沃里克停了下来,嘴里叼着烟含糊不清地在唱歌。
尼古拉斯在读他的唇。
“尼克看到我在唱什么了吗?”
尼古拉斯摇摇头。
他拿开烟,说:“那我再唱一遍吧,看清楚哦。”

Damn who knew all the planes we flew.
Good things we're been through.
That I'll be standing right here.
Talking to you about another path.

“尼克……”沃里克靠着墙点了一支烟,仰头看着头顶狭窄的铅色天空,有雄鹰飞过。
尼古拉斯抱着武士刀坐在他脚边。
“……你还记得我们刚来这的境况吗?真是糟糕透了啊。”沃里克露出怀念的笑容。
尼古拉斯点点头,他或多或少还记得一点。
“你看,我们都在一起二十年了啊。”
二十年,那么快就过去了。
好像他们昨天还是少年似的。
沃里克眯起眼睛,回忆那时的事。
超忆症的好处就是他能清楚地想起过去的所有细节。
那个时候啊……
为了活下去,他去做牛郎了,学会怎样讨好,怎样伪装,怎样调情……大把的钞票就进了他的口袋。
但是拿去买Célébrer之后就所剩无几了。
他只能去赚更多的钱。
真是,无比久远的记忆啊……
“尼克,如果你没有干掉他们,我们现在会怎样啊?”沃里克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烟。
尼古拉斯沉默了一下,打着手语:「早死了。」
“这么说来是你救了我啊~”
「你也救了我啊傻X。」
“那我们算不算是彼此的再生父母?”沃里克咧着嘴笑着。
「恶心的比喻。」
“确实有点……”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尼克,我不是说过了吗?和我在一起,不用这样了吗?真是不听话……”
他坐到尼古拉斯旁边。
“说起来尼克你喜欢的女人胸都很小啊!难道是喜欢一手掌握?”尼克看着尼古拉斯,香烟在指尖燃烧。
尼古拉斯白了他一眼:「淫荡的家伙!没听说过胸大无脑吗?」当然只是玩笑话。
“哈哈哈哈!”沃里克夸张地大笑,烟掉在地上。

I know we loved to hit the road and laugh.
But something told me that it wouldn't lost.

“喂……”尼古拉斯粗砺沙哑的声音传来,沃里克一下子就愣住了,“以后。要。好好。对。爱丽克斯哟……”
沃里克搓了搓笑出眼泪的眼睛,道:“你说什么啊,尼克酱……”
“看得出来。你。很。在意她哟……”脸上带着一贯凶狠的笑,“还有。别去。做牛郎了。以后都。不用买。Célébrer了。钱。够用……”
“是是是!”沃里克拿出烟,夹在指尖,“尼克酱难得这么啰嗦啊~”
又得一记白眼。
「我走了。」
“尼克酱……”沃里克叼着烟在找打火机。
“尼克,你怎么不说话了?”
“尼古拉斯……我命令你说话啊!”找不到打火机,他手指夹着烟垂在身侧。
“尼古拉斯.布朗……再见哟……”他看着天空。
雨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砸进他湖蓝色的眼睛。
小巷里。
一个男人。
一地烟头。

Everything I went through you were standing there by my side.
And now you gonna be with me for the last ride.

FIN.


番外

爱丽克斯悬着一颗心在便利屋等着沃里克,桌子上的书已经被她翻了一遍又一遍。

门突然被推开。

她连忙站起来,看着湿漉漉的男人,一时之间竟发不出一点声音。

沃里克如往常一样大咧咧地笑着抱住她,柔声说:“我回来了,爱丽酱。”

雨水的味道席卷而来,层层叠叠将她包裹。

鼻子发酸。

“噫,真冷啊,秋天要到了吗?”沃里克放开她,搓了搓手臂,“我去洗澡了~”

他从衣架上拿了衣服,走进浴室。

爱丽克斯捂着脸慢慢蹲下,肩膀颤抖着。

Small turn to a friendship a friendship.

Turn into a bond and that bond will never

Be broke and the love will never get lost.

And when brotherhood came first then the line.

Will never be crossed established it on our own.

When that line had to be drawn and that line is what.

We reach so remember me when I'm gone.




When I see you again.

评论(7)

热度(46)